4吨扬州炒饭破吉尼斯纪录

发布时间:2015-10-27 14:58:53
 
很多人不解,“要那些无用的吉尼斯纪录干嘛?” 不仅企业,一些地方政府也喜欢搀和进各种“破纪录”活动 破吉尼斯纪录,中国人向来拿手,但这几年其实悄然发生了一种策略转变,即从“人海战术”转向彰显实物之巨,如“世界最大皮鞋”、“世界最大汉堡”,也包括这次“世界最大份炒饭”。这种转变并不难理解,既然热衷破世界纪录,也热衷于吃,把两者结合起来倒挺般配。 在这些破纪录的盛大活动背后,站着的往往是当地企业。今年9月,辽宁省盘锦市盘山县,用一口已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的大锅蒸出了满锅螃蟹,1万只螃蟹密密麻麻地堆在一口巨锅内,像极了蜘蛛,看上去还挺可怕。这次活动,是当地一家企业主办的“珠宝家具展览”,家具如何能够和螃蟹扯上关系?主办方负责人解释到:“蒸螃蟹的锅,用的是一级红松板材和方材,板材为40毫米厚……” 辽宁盘山的“世界最大锅”蒸“世界最多同时被蒸的螃蟹”除了一些企业热衷这样的活动,不少地方政府也乐此不疲,往往以协办的身份参与,不一定出钱,但一定站台。而这次的“世界最大份炒饭”,主办单位除了有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世界中国烹饪联合会”,还有扬州市旅游局、商务局、质量技术监督局等官方部门。由于风波难平,扬州旅游局昨天把责任全推给世烹联,显然是惯常套路。 4吨扬州炒饭背后,有多家政府部门策划、站台官方卷入后,人们在不解的基础上,又多了些批判,不少媒体认为类似活动盲目又浮躁,“除了能够满足虚荣心、好奇心,几乎没有什么实际价值”,要求无论是政府还是民间,都该对粗放型的争创“世界之最”活动进行反思,地方政府组织创“世界之最”活动则尤须谨慎。 可以发现,不论是从普通人视角出发的“炒作”之批评,还是媒体从监督公权角度出发的诘问,都没有回答一个问题:乐此不疲地举办破吉尼斯纪录的各种活动,是企业和地方政府太傻了? 不仅不傻,而且是相当精明、性价比超高的成功策划 投硬广、发软文很贵,举办类似活动的花费和宣传费用一比,九牛一毛 1万只螃蟹的成本,不可能超过10万;4吨扬州炒饭的成本,不可能超过15万。据扬州一位淮扬菜师傅测算,4192公斤的扬州炒饭,按照标准规格计算(每份1.2斤),相当于6987份炒饭,每份成本在20元左右,总成本大约在14万。另外,炒饭所需的大米和油,由某食用油品牌免费提供,所以总成本一定在10万以内。 如此低的成本,却可以吸引全中国大多数的媒体报道,这笔交易,到底谁合算? 今年是扬州建城2500周年,不难理解,扬州有关部门想借着“最大份炒饭”的东风,把扬州这座城、这座城里最著名的美食,再进行一次推销。可若不是有“最大份炒饭”的助推,除了扬州当地媒体,哪家媒体会愿意免费去宣传扬州、介绍“扬州建城2500周年”的背景呢。 更别提“1万只螃蟹”背后的“珠宝家具展览”。这种展览是纯商业性质的,媒体如果报道,要么是硬广,要么是软文,可缺乏一个事件性的由头,软文都没法下笔。商家仅仅用1万只螃蟹,就搞定了这一切,你还能说别人傻吗? 这里要谈到一个宣传效果的问题。有人认为,即使这种宣传方式很省钱,也要看实际效果如何。如果激起的都是反感,手段合适吗? 前段时间,“人贩一律死刑”的帖子在朋友圈广泛传播,在激起慷慨民意后,有人挖出这其实是某婚恋网站的策划。这种策划,以不理性的声音、靠激发民众心中怨愤,来达到企业宣传造势的目的。即使是这样,这种方式是否恰当尚且存在讨论空间(并不一定不可取,比如引起了公共话题的讨论),更不用提“破吉尼斯纪录”这种不伤害任何人的策划。消费者骂一句“炒作”,媒体骂几句“盲目又浮躁”,又有何妨,反正你真真切切地把这种“新闻”看完了。 尤其类似活动,适合网络媒体用图集传播,这点正中商家、地方政府的下怀 在“互联网+”概念兴起之后,地方政府在宣传策略上也有所升级。各地政府经常搞的“网络名人××(地名)行”的公费旅游活动中,传统媒体人所剩无几;有什么官方活动需要媒体宣传时,也削减传统媒体人参与的名额,而青睐网络媒体人士。 企业更是如此操作,就连盘锦那个“珠宝家具展览”,也在强调“引入‘互联网+’的元素,兼具互联网和传统行业两者优势,宣传上增加数字化、网络化元素……” 这点并不难理解,宣传的阵地在变。 但是,说了这么多,和“破吉尼斯纪录”有什么关系?因为它太适合网络媒体传播了:一篇报道,如果用单篇文字传播和用图集的形式传播,在流量、效果上差距很大。而各种破吉尼斯纪录的活动,由于场面盛大,需要用多图展示,网络媒体在报道时,往往是把图片制作成图集,文字说明附在下方。 这类活动,尤其适合网络媒体用图集展示,这正是主办方渴求的想让媒体用图集的方式帮着做广告,这很可能是掏多少钱也求之不得的。 这种策划所谓的“后遗症”,也不能成立 浪费粮食?这是从饥荒时代延续下来的陈旧思维、逼捐思维 扬州的4吨炒饭,可能是大锅饭太难吃,或者量实在太大,而不得不拿去喂猪。这可真是引爆了网友的炸药桶。“中国还有多少吃不饱肚子的孩子”“这么赤裸裸的浪费粮食,庄稼人看了多心疼”。更有三农学者把此上升到一个让人害怕的高度:“中国梦不是这样实现的。有钱也不行。资源有限,粮食更珍贵。一个吉尼斯纪录就这么重要吗?” 这种争论,在以往历次以食物为主打的“破吉尼斯纪录”活动中均被提及。珍惜粮食,是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现在浪费,将来要饭”是父母对我们的告诫。从饥荒年代走来的一批人,对于饥饿有着刻苦铭心的记忆,并企图把这种记忆传承给衣食无忧的下一代,让他们珍惜现在的生活,本身无可非议。对个人而言,在进食前对自己的食量进行预估,按需取食,这也是应该的。但相比浪费粮食,“让自己吃撑了”显然更不可接受,对于4吨扬州炒饭而言,更是丝毫不存在“浪费粮食”这一说。 很多中国人认为,节省下来的粮食会凭空转移到饥饿人群口中按照网友和部分专家的意见,是不是扬州旅游局应该把这4吨大米提前捐给贫困山区?抑或是,用最先进的保鲜技术,把这批炒饭空运至云贵山区,给没有午饭吃的孩子,不顾运费超过米饭价格? 这4吨扬州炒饭,根本就不是粮食,而只是钱。因为目前来看粮食一无短缺之势,二无禁运之虞,它和其他商品并无本质区别,有钱就能轻松买到。所以大多数缺粮的地方,也不是缺粮,而只是缺钱。现在把一个原本很正常的宣传活动,上纲上线到“浪费粮食”,实际上还是一种逼捐思维。 扭曲的政绩观?其实应该表扬扬州旅游局厉行节约的思维 某官方媒体批评扬州,说4吨炒饭这种“刷数据”式的纪录,体现了官员扭曲的政绩观。什么叫扭曲的政绩观呢?在中国恐怕是指官员只唯上、只唯己的行事风格。对扬州旅游局而言,它只有两项最关键的职责,分别是宣传扬州旅游业、监管扬州旅游市场。4吨炒饭和“监管扬州旅游市场”无涉,从客观效果来看,确实起到了宣传扬州的效果,这是尽自己的本分,履自己的职责,怎么能叫扭曲的政绩观呢? 各个国家、地区的旅游局、观光局,都是最需要得到媒体支持的政府部门,在经费有限的情况下,都要想点办法和媒体合作、搞点花样出来让媒体报道。 说到底,这还是诛心之论。根本不用诛心,只需要看扬州旅游局是怎么花钱的。国庆期间,山东“38元一只大虾”事件至今余波未平,国家旅游局局长10月22日表示,“一只38元大虾,抵掉了山东省旅游局几个亿的广告效果。”这句话不经意间披露了山东旅游局令人乍舌的高昂宣传费用,“好客山东”这句宣传语,是用几亿的真金白银堆出来的。 现在还没有证据证明,扬州旅游局在这次活动中出钱了,就算我们假设这笔费用就是走的旅游局宣传费的账,和即使没有搞出“世界最大煎饼”却花了几个亿做广告的山东旅游局比起来,究竟谁是扭曲的政绩观?